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和中国学者聚集上海应对全球老龄化社会

大海报道说,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即将来临,春潮开始,数亿中国人踏上了迎接家庭团聚这一美好时刻的旅程。

重聚是中国人世世代代的希望,但在21世纪的今天,这一悠久的文化传统正面临着老龄化社会的挑战。

如何照顾老年家庭关系到一个人的生活和工作。

与此同时,老龄化也对现有的医疗保健、就业和社会保障体系构成挑战,这将是全球社会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

为了寻找老龄化挑战的解决方案,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和亚洲许多著名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香港大学、“国立”台湾大学、中国老龄化金融论坛和葛兰素史克公司等)的学者们。)1月21日聚集在上海外滩的华德福举办“中国老龄化”论坛。

在论坛开幕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校长马克·莱登(mark Leiden)在演讲中指出:“这个论坛为来自中国顶尖大学的学者提供了讨论21世纪重大社会问题的绝佳机会。

主管国际事务的副总裁詹姆斯·沃尔什教授表示,本次论坛的目的是鼓励合作研究,促进跨学科对话,为中国日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并寻求老龄化行业的经济增长机会。

参与论坛的专家将探讨老龄化对社会、经济、医疗等方面的影响,以及在应对老龄化挑战过程中,中美两国之间即将展开的科研协作与文化交流。参加论坛的专家将讨论老龄化的社会、经济和医疗影响,以及中美两国为应对老龄化挑战即将开展的科研合作和文化交流。

詹姆斯·沃尔什教授说,“最近,一些美国政治家不断强调‘建一堵墙’的必要性,而我们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致力于‘建一座桥’,在不同的文化、制度和信仰之间搭建桥梁。

为此,我们愿与中国的伙伴大学携手解决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问题。

专家在讲话中指出,老龄化是中国很快将面临的巨大社会挑战。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已经摆脱了全球人口革命,迎来了4亿多婴儿潮一代。

得益于人口红利,中国制造业获得了巨大的繁荣,确保了近30年的持续经济增长。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工人现在面临退休。

2016年,中国劳动力为9.11亿,比上年减少近500万。

与此同时,中国人口的预期寿命已经增加到76岁。到2050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将达到3.29亿。

届时,养老金和社会福利保障问题将日益突出。

人口老龄化也造成了医疗问题。到2050年,中国预计至少有2400万老年人患有老年痴呆症,约有1700万人患有老年痴呆症。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教授大卫·霍尔克曼(David Holcman)是世界著名的阿尔茨海默病治疗专家。他在主旨发言中强调,“痴呆症已经超过癌症和心脑血管疾病,成为美国最昂贵的医疗问题,到2050年,受影响的人数预计将增加2.5倍。

中国痴呆症患者的数量是美国的两倍,到2050年,中国的患者数量将是美国的三倍。

阿尔茨海默病是痴呆症最常见的原因。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们对阿尔茨海默病的理解有了很大的提高,甚至在记忆衰退的症状被发现之前,我们就可以检测到这种疾病的存在。

目前,在测试阶段有许多更有效的治疗方法。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治疗痴呆症将不再是一个奢望。

“长期关注老年人生活和社会问题的专家、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社会工作学院教授南希·莫罗·奥威尔(Nancy Morrow Orwell)博士在演讲中说,“延长人类寿命是人类发展的最大成就之一,但由此导致的人口老龄化是现代社会面临的严重挑战。

在努力延长生命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处理好它的深远影响。

目前,人口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我们必须改变和重塑现有的社会制度、社会保障政策和机构,以适应人口变化。

例如,当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建立时,人口的预期寿命相对较短。现在随着人口预期寿命的延长,人们将享受近20年的退休生活。我们应该如何改变收入政策和其他相关问题来应对这一变化?“面对老龄化的挑战,中美两国都取得了一些成功的经验。

在过去的30年里,医学专家在了解阿尔茨海默病的遗传学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并制定了一些可行的治疗计划。在未来5到10年内,它可能会找到缓解疾病或延缓发病的方法。

在社会生活领域,制定了一些政策和方案,以增加老年人晚年的经济保障,支持需要帮助的慢性病和心理障碍患者,确保老年人能够积极参与社会生活,并使他们的晚年更有意义。

中国、美国、日本、韩国和大多数西欧国家的老年人口都在快速增长。

老龄化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也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挑战。

在这一领域,中美之间的合作与创新不仅有助于中国更好地为老龄人口服务,而且中国的成功经验将为全球老龄化问题提供新的解决方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