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价格相应上涨。

神华、中煤等大型煤炭企业的销售策略似乎在一夜之间发生了逆转。

8月1日,神华改变了今年的“降价促销”策略,宣布每张卡的动力煤价格上调。与此同时,神华集团副总经理兼神华销售集团董事长王锦丽也在同一天表示,神华全年将减产5000万吨,销售减少6000万吨。

截至目前,神华自6月28日以来已经连续七次结束降价。

然而,继神华上调煤炭价格后,中国煤炭也在涨价。

这不是巧合。

8月7日,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煤炭行业协会专家向记者透露,煤炭协会和煤炭行业行政主管部门最近召开了多次煤炭企业会议,希望通过减产稳定价格。

记者致电神华和中煤核实相关信息,但截至该报发布时,尚未收到官方回复。

然而,公共信息也可以证实专家的说法。

7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联合召开了全国煤炭行业救灾工作会议,要求严格控制超级电力生产。

在会议的第二天,神华不仅宣布提高煤炭价格,还降低了其年产量和销售量。

“神华和中煤都出席了会议。

”一位与上述大型煤炭企业关系密切的资深人士表示。

奇怪的涨价于7月28日刚刚结束。不到一周后,8月1日价格再次上涨。这让一些煤炭交易商对神华集团销售策略的“上下”感到奇怪。

根据神华集团发布的调价信息,8月份水电煤业协会的基准价分别为5800千卡529元/吨、5500千卡489元/吨和5200千卡453元/吨。

与7月份结算价格相比,神华动力煤价格上涨4元/吨。

“神华定价参考的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仍在下降,但神华已经提价。这是对现有定价机制的否认吗?”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煤炭交易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接受了采访。

数据显示,神华调价前7月30日,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发布的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环比下降9元/吨,尽管8月6日发布的渤海动力煤最新价格指数仍下降7元/吨。

记者梳理数据发现,神华在提价前40天对煤炭价格进行了集中调整。6月26日至7月28日,神华共调整煤炭价格7次,平均每周调整2次。

在此期间,随着神华煤炭价格的下调,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一直在下降,自2010年10月13日发布以来,一直创下新低,而北方5500千卡港口国内动力煤收盘价也跌至2007年以来的最低点。

经过一系列降价和促销,神华的煤炭库存大幅减少。

据统计,截至7月底,神华天津的库存量约为50万吨,黄骅港的库存量约为160万吨,两者均比本月初低近50万吨。

外界质疑神华“降价抢占市场份额”时,神华集团相关官员回应称,今年6月底,神华调整了定价策略,采取了“跟随市场”的定价机制。

“神华以秦皇岛煤价为指数,但它本身就是指数的主体,所以在下调价格后,指数肯定会下跌。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所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蕾认为。

更不确定的是,神华现在“逆潮流而动”,中国煤炭等大型煤炭公司最近也纷纷提价。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资深人士认为,神华、中煤等大煤企不管上调还是下调价格都属正常行为,因为他们都是市场的主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资深人士认为,神华和中煤等大型煤炭公司是正常行为,无论它们是涨价还是降价,因为它们是市场的主要参与者。

“受访”煤炭的一系列降价令煤炭省份坐立不安。

从今年年初开始,山西省政府不仅降低了2014年煤炭经济指标,而且千方百计“缓解”煤炭企业。

然而,当地的救援跟不上煤炭价格的下降速度。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九个省的整个煤炭工业都遭受了损失。36家大型企业中,20家亏损,9家濒临盈亏,全国煤炭企业亏损超过70%。

据山西省煤炭行业负责人介绍,今年上半年,山西省领导多次来到北京,与神华、中煤等大型煤炭企业的领导进行沟通。同时,他们向有关部委反映了煤炭工业目前遇到的问题,并希望各方伸出援助之手。

面对煤炭经济的严峻形势,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于7月中旬召开了山西、陕西、内蒙古三大产煤省和大型煤炭企业会议,提出了总量控制、下半年煤炭产量减少10%以上、存量减少四大对策,要求大型煤炭企业在6月底的基础上减少50%。

“该协会不止一次要求大型煤炭公司带头控制生产和稳定销售价格,但收效甚微。

毕竟,该协会不是神华这样一家集煤、电、运于一体的龙头企业的主管部门。

“8月8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一名专家告诉记者。

神华等大型煤炭企业的压力是全年经营指标的压力。

公告显示,今年年初,神华设定2014年煤炭销售计划为6亿吨,但上半年煤炭销售仅为2.35亿吨,仍是全年任务的一半,同比下降3.3%。

记者从权威人士处了解到,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正在与负责监管神华、中煤等大型煤炭企业的SASAC商讨调整相关评估标准,以实现煤炭总量控制的目标。

“神华和中煤已经接受了主管部门的多次采访。

“一位与大型煤炭公司关系密切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申花的一名内部人士也承认,他最近与相关部委举行了几次座谈会,但他避免使用“被采访”这个词。

就在神华上次降价之后,7月31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国家能源局等部门联合召开了全国煤炭行业救灾工作会议。

上述内部人士认为,煤炭行业的主管部门最终将发挥作用。

在会议的第二天,神华不仅宣布提高煤炭价格,还降低了其年产量和销售量。

然而,几个主要煤炭巨头自8月以来的连续提价并没有反映在仍在下降的最新一轮渤海电力煤炭价格指数中。

“尽管主要煤炭生产商提高了动力煤的销售价格,但过去几周大幅降价的惯性效应对当前动力煤价格指数产生了负面影响,并促使价格指数继续下跌。

煤炭行业的高级专家李学刚在一份分析中说。

上海市中期煤炭研究主管姜海辉指出,由于神华前期率先降价的影响,黄骅港的库存已经从前期约280万吨的高位下降到目前的约140万吨。在有效消化库存、疏通港口储煤渠道后,神华小幅提价将推动其他煤炭企业跟进提价。

电力和煤炭库存也出现了积极变化,迄今一直保持高位。

官方统计显示,截至8月6日,六大沿海发电厂的日消耗量已大幅增加至76.7万吨,为今年夏天以来的最高水平。可供存储的天数已降至17天以下,为7个月来的最低水平。

许多业内人士表示,随着高温天气的持续和经济的稳定回升,沿海六大电厂的日耗煤量将会增加,下游需求将会进一步增加,随着清仓速度的加快,电厂对煤炭采购的热情预计将会提高。

秦皇岛港集团的一位人士预测,8月份沿海煤炭运输将变暖,煤炭贸易将再次活跃,从北方港口运煤的船只数量将增加,船只排队现象将再次出现,9月份煤炭价格仍将小幅上涨。

姜海辉还认为,“动力煤的价格将会上涨。

“预计到今年年底,现货价格峰值可能在560元至570元/吨左右。

“联合提价的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企业的销售情况。在煤炭市场基本面仍然疲软的背景下,需要观察这种联合效应。

宝成期货的煤炭分析师李德钖说。

但是神华和其他煤炭公司的“限产保价”行动能成为拯救煤炭市场的良药吗?对此,邢雷明表示,“下半年煤炭价格也不容乐观。”

“他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影响煤炭价格的问题在短期内难以解决。

邢蕾认为,“限产保价”不能改变宏观经济与煤炭供求的关系,煤炭价格走势最终取决于经济基本面。

发表评论